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动态 » 正文

江苏:用树种规划统领城市道路绿化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12-30  浏览次数:310
江苏省南京市绿化园林局2016年12月13日发布了《南京市行道树树种规划》,对行道树树种规范进行科学指导,规划管理。值得借鉴。
 
长期以来,各地行道树的栽种普遍存在着没有科学、统一、稳定、长远的强制性规划,各自为政,难免随心所欲,各唱各的调,因而在实际生产工作中出现诸多弊端,必须尽快加以改正。
 
一是栽什么树没有可服从的规划,而是完全听命于长官拍脑袋。
 
很多地方换一个领导改造一次绿化,甚至一任领导变几次绿化,树还没长成“气候”就换树种,老是今天栽明天挖,一人一个主意,一时一个主意,“历史”难以“积淀”,“怀旧”情结尚未形成绿化就变样了。
 
南京太平北路两侧高大挺拔的水杉林始栽于1970年,是市民心中一道难舍的风景。由于环境幽静、美丽,位置靠近东南大学等高校,不少年轻情侣喜欢在此散步。这条路,也成了人气很高的“恋爱路”。南京中山陵陵园路两边,至今还生长着“民国法桐”。
 
南京太平北路的杉林大道和陵园路的法桐大道让人“怀旧”,与它们分别有40多年和80多年的“历史积淀”是分不开的。
 
二是道路绿化没有可依据的规划引领的主题意识和个性意识,难免“大众化”和“千篇一律”。
 
不可否认,无论南京和外地,很多道路的绿化不是看起来都差不多,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,零乱无序;不是缺少历史积淀,就是历史文化元素不彰。
 
但是在南京,也有少数主题突出个性鲜明的道路绿化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比如,提到杉林大道,就想到太平北路;提到雪松大道,就想到北京东路;提到银杏大道,就想到北京西路;提到法桐大道,就想到陵园路;提到广玉兰大道,就想到大厂新华路;提到桃红柳绿,就想到玄武湖的十里长堤。
 
还有宁溧路的夹竹桃大道、宁丹路的紫薇大道、纬八路的绣球大道、纬九路的桂花大道、花神路的樱花大道、雨花西路的红枫大道、凤台南路-宁芜公路的海棠大道、郁金香路的郁金香大道、玉兰路的玉兰大道、紫荆花路紫荆大道……突出的主题和鲜明的“个性”已成这些道路绿化的显著标志。
 
三是没有可依据的规划指引,不同植物的多样化搭配形成的多样化道路风景始终欠缺。
 
常用的绿化植物不过几十上百种,但可以有几百种几千种甚至更多种的搭配,可以做到街街绿化不雷同。
 
不同生物互相依存,维持生物多样性有利于保持生态平衡。但我们经常看到一条街或一律是法桐,或一律是香樟,或一律是水杉,或一律是雪松……而且树与树挨得很近,枝叶交接,“第三者”难以厕身其间。一条街清一色地栽一种树,街街树木不相同,从全市整体看,行道树丰富多彩;但单看一条街,品种又很单调,体现不出生物多样性,生态效益大打折扣。
 
其实,可以进行多样化搭配,形成多样化景观。例如,让主干高、树冠大的大型乔木充分利用上层空间,可打造法桐大道、枫杨大道、白杨大道、榆树大道、榉树大道、杉树大道、雪松大道、银杏大道、臭椿大道、南京椴大道等等。
 
同时,让中小主干和树冠的树种“插足”高大树种之间,利用中层空间,又可分别形成桃树一条街、石榴一条街、香樟一条街、杨柳一条街、国槐一条街、女贞一条街、海棠一条街、玉兰一条街、紫荆一条街、红枫一条街、梅花一条街、桂花一条街等等。
 
让灌木花卉利用下层空间,又能分别形成腊梅路、迎春路、丁香路、鸢尾路、芍药路、串红路、玫瑰路、菊花路、牡丹路……
 
于是,看到以国槐为主题的大道便知是某某路、看到以金桂为主题的马路便知是某某街、看到路边牡丹繁花似锦便知是某某巷。漫步街头,街街“风景”不相同。让不同主题或特色的道路绿化成为不同道路的“路标”,多好!
 
四是没有可依据的规划引导,历史文化积淀的发掘成问题。
 
南京的桃叶渡可追溯至1600多年前,东晋王献之在此迎送爱妾桃叶渡河,传说当年桃树夹岸,飘落的桃叶轻浮水面。如今来到桃叶渡,路边及河岸看不见一棵桃树,犹如在杜牧的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地方无杏一样,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。
 
又如南京的苜蓿园,约700年前既是元朝负责种植苜蓿、饲养军马的官署名称,又是放养军马的牧场。
 
在桃叶渡栽桃树,在杏花村栽杏树,在苜蓿园种苜蓿,就是对历史文化元素的发掘与彰显。
 
五是没有可依据的规划,植物地名难以名副其实。
 
南京现存不少因当地曾经生长着某种植物而得名的老地名,如柳营、柳塘、柳叶街、小柳洲、折柳亭、杨柳村、小桃园、石榴园、万竹园、竹镇、竹山路、竹园墩、苜蓿园、白菜园、桑树园、花红园、白果园、丹桂园、黄瓜园、柏果园、桐树湾、槐树湾、桃叶渡、大树根、梧桐树、白果树、荷花巷、荷叶巷、红梅巷、红花地、紫竹林、青莲里、青草洼、杏花村、菊花台、五棵松等等,其中不少是老南京人耳熟能详、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和纪念意义的老地名。
 
这些植物地名是记录南京城市的历史、自然地理和人文背景的“活化石”,像杏花村、桃叶渡等已被列入老地名保护名录,是南京重点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 
但现在它们多“徒有其名”,与其反映的地理实体一点都对不上号。我认为,在以植物命名的“老地方”应规划恢复曾经是地名的显著标志的地名植物,能多恢复的多恢复,不能多恢复的少恢复。
 
如果桃叶渡多桃、柳叶街多柳、菊花台多菊、杏花村多杏……让其“名副其实”,这样做对于保护历史地名、宣传地名文化、传承金陵文脉、凸显地名标志和“地方”特征都是十分有益的。
 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